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国际新闻
德国弃煤之路:动力与阻力并存
发布时间:2019-01-18 10:12
信息来源:中国环境报



  “目前看来,煤炭更像是两个世界的故事。一个世界里,一些国家积极制定气候应对政策,使用经济战略加速煤电厂关闭;而在另一个世界,部分国家依然将煤炭视作更经济的能源形式。”国际能源署能源市场与安全执行官Keisuke Sadamori日前表示,“尽管当前低碳减排是大趋势,但对不少国家而言,煤炭仍是确保其经济发展和能源安全的重要元素。”


  德国“弃煤”激发其他国家低碳浪潮


  德国近日关停最后一家硬煤矿的消息“攻占”了欧洲各大报纸的版面。坐落于德国北威州鲁尔区、拥有150年历史的深井矿坑Prosper-Haniel被关闭,标志着鲁尔区曾经的支柱产业、德国战后经济奇迹的“功臣”——硬煤开采历史告一段落。


  据了解,硬煤和褐煤曾是德国电力供应的重要来源,但由于硬煤开采越来越缺乏国际竞争力,这一行业长期需要政府补贴,德国早在十余年前就决定停止硬煤开采。


  事实上,经过多年来的能源转型发展,可再生能源在德国电力供应中的比重日益增长。欧洲最大的应用研究机构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最新报告显示,在2018年,德国的总发电量约为542太瓦时,其中,煤炭发电占比约38%,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超过40%。德国2018年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和水电的总发电量较2017年增长4.3%;而2010年时,绿色能源在德国电力生产中的占比仅为19.1%。


  这份出色的年度成绩单表明,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能源转型”战略成为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并且,德国朝着“2030年实现65%绿色电力”的目标又迈出了一大步。


  不论是关停硬煤矿的举措,还是2018年德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具体数据,都给积极推行气候政策的其他国家注入了信心。


  以色列日前宣布将在2030年前停止使用煤炭。以色列能源部长Yuval Steinitz表示:“将加速以色列在清洁与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将继续减少空气污染。”


  长期依赖化石能源的乌克兰近期宣布将加大在清洁能源领域的投入,2030年前减少40%碳排放,4座城市将在2050年前实现100%清洁能源供给。英国政府近日也宣布,将在2020年中期,投入运营首个碳捕捉、储存以及利用(CCUS)项目,成为英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具体措施之一。


  目前,德国利用自身在欧盟的绝对影响力,正努力推动欧洲统一电网和电力市场建设,积极消除欧洲国家间的电力贸易壁垒。其已与周边7个国家实现联网,为可再生能源在更大范围内高效消纳提供保障,实现了可再生能源富余时段的电力外送,使德国成为欧洲最大的电力净出口国家之一。


  部分国家仍坚持“拥抱”煤炭


  尽管低碳发展已经成为主流趋势,但一些国家仍坚持“拥抱”煤炭能源,使得全球范围“弃煤”进程仍未明朗。


  在这些国家组成的“保煤”团队中,美国无疑是领头羊之一。美国环境保护局(EPA)消息人士近期透露,特朗普政府正计划放宽美国新建煤电厂二氧化碳排放量的限制,以提振美国煤炭产业。自美国2017年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以来,相继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保障煤炭行业发展。当年10月,美国环境保护局(EPA)签署了一项规定,正式撤销了奥巴马时期决定的清洁能源计划。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特朗普共叫停了超过 30 项关于环境保护的规则,批准了两条输油管道的建设,放宽政策允许更多的土地进行石油开发,同时责成联邦政府能源部立即着手帮助困境中的煤电厂维持运营。


  人们把这些举措称为特朗普的“逆向能源革命”。对此,特朗普当局给出的说法是通过这些手段将给美国带来巨大经济利益。它不仅能助推非常规油气行业的扩张和提振传统煤炭产业,带动能源上下游产业新一轮的发展,创造更多就业岗位,还能为美国经济提供成本更低的能源供给,提高国际竞争力。


  追随美国步伐的还有澳大利亚。上个月,澳大利亚政府就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卡托维兹大会期间宣布了新的发电项目计划,表示准备用纳税人的钱为新的燃煤发电厂提供资金保障。这一消息出来的第二天,对气候变化影响最为脆弱的15个太平洋岛国集体向澳大利亚发出呼吁,敦促这个“不省心的”邻居应在未来12年淘汰煤炭发电,并禁止建造新的或扩建现有的燃煤发电厂。


  即便这样,澳大利亚仍公开表示目前无意停止燃煤发电。澳大利亚环境大使帕特里克·萨克林宣称,化石燃料预计是今后一段重要时期内澳大利亚主要的供能能源。此外,刚举办过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主席国波兰也表示无意淘汰煤炭。新上任的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在应对气候变化上展现出消极情绪。这些,都对国际社会绿色转型带来了不小的阻力。


  煤炭发展颓势难以扭转


  那么,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真的可以“拯救”煤炭能源的颓势吗?尽管特朗普那么努力,但在他上任后的第二年,美国煤炭行业关门史依然迎来了第二峰。2018 年,大约 1.45 万兆瓦的煤电厂产能被关停,仅次于奥巴马任期内的 2015 年(那一年,因为奥巴马当局的政策压力,美国有 1.77 万兆瓦的煤电厂产能被关停)。


  特朗普当局在竞选时就曾承诺要扶植煤炭产业,上任后又推出了一系列利好措施。但目前看来,即便是美国,要让煤炭行业“回暖”,难度不可小觑。


  据一份美国能源情报署2018 年 8 月的报告显示,美国当前的能源结构中,清洁能源占比已近 4 成,照此发展趋势,清洁能源有望超过化石燃料发电成为主流。此外,更有数据显示,2017~2018 年,美国共有产能超过 2.34 万兆瓦的燃煤发电厂被关闭。


  反观德国,则是另一番景象。虽然停止开采并不意味着停止使用,但近年来德国政府不仅加速推进能源转型,还规划长期有序地退出煤炭发电领域。2018年,德国关停了所有硬煤矿,让其在“弃煤之路”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德国选择逐步淘汰煤炭能源并不是一时意气之举。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德国就提出了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相关战略,1991年颁布的《电力入网法》成为其第一部鼓励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法规。2000年,德国《可再生能源法》出台,成功启动德国光伏市场,继而拉开了可再生能源产业高速发展的大幕,开始了近20年的研究和摸索。如今,德国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长了约14倍。据悉,德国已在中长期能源发展战略中将可再生能源定位为未来的绝对主导能源,2050年可再生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达到60%,可再生能源发电量比重达到80%。


  Prosper-Haniel煤矿关停了,鲁尔区往昔的繁盛正在淡去,一个硬煤开采时代就这样结束了。有人说,这个时代见证了这里战后经济的颓败与复兴,应当被铭记;也有人说,优胜劣汰乃是常事,不必挂怀,也许另一个绿色低碳的时代已向我们走来。